我和心机婊的故事

/ 0评 / 590浏览

年份:2023年
6月中旬,我和陆是同一个部门,广西某市某次培训。培训报道当晚,我和陆互发聊天信息。半夜,陆到我的房间,我们点了外卖,我问陆:我可以抱你麽?她不拒绝,默许。我从背后抱住了她,并把她压下身下,吻她的嘴,舔她的咪咪,舔她的小妹妹,然后69式,她受不了说:带套。开始时我戴上了,但是感觉这样没什么感觉,半路就摘下来了,继续,不带保护,她给我脖子种好多草莓,我好怕第二天培训,其他同事看到我脖子的草莓,最后我把小蝌蚪"放"她肚子上。

第二天,我发微信:来我这,还是去你那?陆回:来我这。我去了陆的房间。我先去洗澡,等到她洗澡的时候,我偷偷溜进卫生间,从背后抱住她,她吓了一跳,有点小生气说:不要这样,先出去。然后我们不带保护的爱爱了两次,这期间,陆依然给我脖子种草莓,还多次浅浅咬了我 胸口,两次都把小蝌蚪"放"她肚子上。
第三天,培训完毕,我开车搭她一起返程,在途中,去土特产市场,买些土特产和榴莲给她。

6月下旬,陆说要法考和驾考,在她的办公室,经常趁下班没人,她坐在凳子上,我深吻她。但有次,连续放了几天假,我知道她去加班,我也去了,我摸她小妹妹,好多水,我实在忍不住,把她内内脱下来(我怕她和我不出水,会很疼。最后还是往她小笼包般的妹妹那里涂了点润滑油),把陆抱到办公桌上,面对面,要了她,她也说:怕扫地阿姨,或者哪个同事进来,来听到看到。我心里由于有点怕怕和紧张,这次爱爱有点短,还是不带套,我把小蝌蚪"放"她肚子上。她有点生气的说:以后吻吻就好。办公室里不准这样了。

6月底,陆来大姨妈,我买了生姜红糖给她。她说想买包,发淘宝链接给我,说哪个好看,我转红包给她,让她自己淘宝下单。

7月x日,陆说要去考科一,我开车陪她去了,教练说的时间准时去,但是到那里还是晚点,需要排队,我一直在外面祈祷她能顺利通过,她科目一顺利通过考试。中午12:30左右,到回单位拿她电车。

7月7日,上午,她说想去省医院检查,我说好。其实我也想找个机会跟她约会。
晚上,我们约好了,明早7:30出发。

7月8日,早,她要我开车到她楼下,我怕陈(陆老公)看到,我要她出路口来。上午,我开车陪陆去省医院检查,问她取检查什么,她说是失调,还说要抽血。11:30,抽完血,她说想等结果。

7月8日,中午,我们去工业园,开房。第一次不小心射里面。陆委屈说,现在是她排卵期。她这么一说,我才记得,刚刚脱她内裤时,看到那里有点湿。然后,第二次我把小蝌蚪"放"她肚子上。那个地方都是大货车,美团也什么店,找吃的也不找,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吃了。

7月10日,陆对我说:怕怀孕。我买避孕药给陆,她丢抽屉,说:怕影响现在她治的病,不想吃,再说也不会那么巧,以前她跟陈,一直都没有,后来吃中药调理才有两宝。

7月19日,陆说想买验孕棒测下。

7月20日,早,我准备去药店买验孕。陆发来信息,自己买了,测试结果阳。想再去医院查一下。

7月21日,陆去当地妇幼,验,确定怀孕。

(我不否认,前面不是为情感,就是要她,但从这时候开始,此时,我心里有她。什么都在乎她,但往往也是这样,她就感觉廉价。)

7月30日,我们去了崇左市约会。我想既然有了,就不做保护,不戴套了,这次直接射里面。最后她又有点生气的说:还说我不听话,射里面,弄脏她裤裤。我尬笑!

8月2日,陆去当地妇幼,查出孕期(5周内)。陆惆怅的说:怀孕了,怎么办,都说7月8日那天是排卵期,不要放里面,不要放里面。陈,那几天没有碰我,平常都戴防护。就是你,我以前干坏事,都戴防护(这以前干坏事是几个意思?)。

8月3日,陆一脸无助问我:怎么办?看她迟疑不定的表情,我说:那就拿掉?她不说话,我拿了3500给她,我跟她说:全部费用我出,这些不够再跟我说。

8月7日,8点20分,她打电话说:在医院了。我说:不方便陪你,但等下结束,打电话或发信息,我送你回家。9点,我后悔了,想留住我们的结晶,拼命打电话发信息,可是没有回应。

8月7日,11点30分,问了才知道,10点开始在当地妇幼做人流,结束了,也不发信息打电话给我。

8月7日至8月18日,陆休息.

8月7日起,陆拒绝电话微信联系沟通,后来才我当面问了。
陆说:不继续我们关系,身体受到伤害。
我解释:我爱上你,断崖,冷暴力,对我伤害也不少。

9月初,了解到,陆的8月7日人流是医保全额报销。

10月,国庆假期,陆和陈去省城看房买房,我打电话想问问她回来没有,她没接。后来,陆回信 息,陈看了我发信息。
于是发信息过去问:要是陈不好好对她,欺负她。不要她,我要她,来,和我领证在一起。

陆发信息:考虑孩子,暂时不打算离开(我理解:她是有想法,但是为了孩子。)。她相信,陈也了孩子和房贷不会跟她分开!(她老公估计被她算计得死死的,后来她在她头像,写她说的对吗?)
陆发信息:不再继续不道德关系,不接受任何威胁!再纠缠,还故意发我给她人流的几千块钱给我,我没收。还故意问:你不是说不确定射里面了么?好吧,那是我老公的。我承担身体伤害。(我觉得,这应该是设计好的想给她老公看吧!心机女!)
我回复:你不是说陈在你排卵期没要你,后来都是带保护?怎么又变成他了?

(聊天记录都有,我慢慢看,慢慢写.......)

陆发信息:让她老公知道其它信息,就是仇人。
我想:喜欢就去表白,大不了连朋友都做不成,做朋友有个屁用啊,我又不缺朋友,我缺的是你!
我就同时发表明我和陆的关系的信息,给陆和陈的的手机!
后来陆回复:她已向陈坦白!

添加陈微信,陈不加,回复:有只蛤蟆,跳我脚上,我还拿脚去接?
我看了下他的微信名“逢坑必跳”,什么逢坑必跳?蛤蟆也可以,诶说的好像就是他。回复陈:它都懂得跳,你连个微信都不敢加,你都不如它。

再后来陆和陈回复:夫妻是一体的。随后,把我微信电话屏蔽。(我猜想:陆应该是把我抹黑,说我是刚刚追求她。然后她不理我,说我威胁她之类的话把。并未全部说出我们之间全部。)

我通过其他途径,了解,国庆节后,陆跟陈说:她和我之间发的信息记录,由于删除我微信丢失了。但是国庆节后,她还截图发给我看我们之间聊天记录,这不可能丢。

有次无意间看到,陆发给陈信息:吵架都是说她是贱人!陈回复信息:总把陆当成大女儿对待,想控制她。(我想:旁观者清,大女儿就可以说成“贱人”?这,都能唐突过去,一个人原生家庭教育语言影响他一生!回去吧,短时间可能是装,但是我预计是回去继续受虐!,不过短时间应该不会再陈暴露本性。)

我去当面质问并想强加回微信,但是,当阳光明媚的条件下,看到她脸一瞬间,我石化了,我怎么会为如此有点不美丽的心机女,想着付出所有所有呢?甚至有时我想着都不想活了,好吧。最后一条信息,爱看不看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标注